威胡后援会会长

这里桑榆,约克公爵夫人(黑字加粗x)
吃欧俾(俾欧),威胡,厌白……
垃圾写手在线丢人,请多关照啦☆

不给意见我真叫《乔五级的命运论》了啊

依旧咸鱼,文笔渣,ooc严重慎入
死亡角色有,慎入
胡德依然没有出场呢
深夜档
发完就跑
【3】
  “这儿就是几位小姐的房间了,有什么吩咐叫我名字就好,如果现在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告退了。”
   “如果可以请带些包扎伤口的药来吧谢谢。”“好的,如您所愿。”贝尔法斯特走后,乔治环顾着房间:两张床,一张茶桌,一个书柜配书桌,不过房间里普遍昏暗,本身就专门避开的采光和厚重的窗帘挡住了外界的光。因此在宅子里只能够刚好看清人和物。“这是您要的药,需要我帮忙包扎吗?”“没事,我给她包就好了,谢谢,你先退下吧。”“好的。”
     乔治为约克的那条长长的血痕擦药包扎,看到伤口的约克又想起了来此之前的经历。张口就问:“姐姐,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啊?”乔治在马车上时就已经在思索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,但真正被妹妹问出来时却根本答不出来了。她也想知道啊,多么希望有个人来告诉她她想告诉妹妹的那样——爸爸妈妈有事离开了他们会回来找我们的。看着妹妹热切的眼神,将眼泪憋了回去,不忍直视那热切,眼神四处游走着就看到了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威尔士。
     她应该在哭吧,威尔士一直有着超出同龄人的直觉,这一段时间的变故,应该早就被她察觉出来了吧,只是不愿给自己惹麻烦而已。乔治收回目光,为约克上好药后将她抱到床边,“要睡觉了哦。”“威尔士,一个人睡可以吗?”“嗯。”“那快睡哦”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颠簸,乔治终于能安心的睡一觉,很快就入梦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 只有威尔士一个人在被子里,一夜无眠。
    
      第二天清晨,准备去睡觉的伊丽莎白发现了那个站在落地窗旁的小家伙,没记错的话她叫威尔士吧。只见她站在落地窗前,掀起厚重的窗帘的一角,看着外界。她在寻找阳光。这个身影和当年自己小时候窥探阳光的身影重合了起来。
     气氛里充斥着萧瑟,连伊丽莎白都感到一阵不知名的悲伤。
    “早安,威尔士。”伊丽莎白选择打破这片沉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“早安,伊丽莎白小姐。祝好梦。”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在车里没睡着!这是伊丽莎白听到这句话的第一想法。
     “你昨天……知道了多少?”
     “你叫伊丽莎白。”
     “没了?”
     “之后睡着了,对了还有还有你的妹妹叫厌战,另外,多谢关照。”什么都知道了,这个七岁的孩子,简直可怕。察觉到伊丽莎白敛在眼中的诧异,不咸不淡的解释道:“我已经七岁了,这大概在一个孩子中并不算出众,对吗?”一点也不对,无论是一个人感知到了全部,还是坦然接受了这一切,这都不像个七岁的孩子。
   “打开门出门右转500米有个花园,那里有阳光。我先走了。”伊丽莎白看着这个孩子,很快的走了,朋友家似乎都是几个不得了的小家伙,不过也许只有那样的可以称为“黑暗时代中的亮光”的人才能教出这样不同于那个腐朽时代的孩子吧。不过,却都可能会成为优秀的下一任亲王呢。想到这里伊丽莎白不由得弯了弯嘴角,毕竟她自己一个人担起一个家族太累了啊。
      伊丽莎白回到房间里就陷到床里,看看一边的厌战。“喂,厌战,本王饿了。”“我去找爱丁堡让她那些血带来,不过,姐姐,那几个孩子好像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啊。”“本王当然知道,不用你提醒。”“那我去找爱丁堡了。”厌战离开后,伊丽莎白便喊出了贝尔,“抱歉现在是你的睡觉时间,但那几个孩子还没吃饭。哦,你知道的,人类的小孩一向麻烦。所以,你会做人类的食物吗?”
   “贝尔法斯特将竭尽所能完成你的愿望,殿下。不过我大概需要时间。”
     乔治看着面前的类似于派的食物一脸复杂。也许未来的生活比自己想象的要困难。

tbc
顺便解释下题目的小剧场
根据自己编的台词脑补的
乔五:“命运总会强人所迫,所以我从不相信命运。”
威尔士:“命运是很容易出轨的。”
“命运真是一场神奇的循环。”
约克:“命运所铸,过去和现在,一切都是惊人的相似呢。”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6 )

© 威胡后援会会长 | Powered by LOFTER